第七百二十二章 起源弹(1 / 2)

砰!

清脆的鸣响过后,冰锥瞬间炸裂开,以极快的速度向周围释放恐怖寒气。

空气中的水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到一起,形成成片的刺骨冰霜。

才短短几秒钟的功夫,整个走廊连带附近的房间,都已经被完全笼罩在冰天雪地之中。

至于直接被命中的assassin,早就失去了行动和思考的能力,站在原地宛如雕塑一样动也不动。

因为他全身上下所有的血液、细胞和神经都已经被冻结,甚至完全不清楚自己身上此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唯有那双眼睛里,仍旧残留着恐惧与绝望。

仅仅一秒钟之后,银酱便挥舞着触手直接把冻成雕塑的assassin撕成了碎片。

眼睁睁看着一名从者被五岁的小女孩轻松杀死,在场不管是肯尼斯还是卫宫切嗣都瞪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尤其是后者,连刚刚点燃的香烟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到。

而呆毛王则盯着小樱那双充满警惕的眼睛微微感叹道:“我应该说真不愧是berserker的御主吗?这种程度的魔术,即使放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也绝对算得上是优秀,有资格进入宫廷为国王效力。”

“优秀?我看应该称之为怪物才对!至少在我的记忆中,还没有任何一名强大的魔术师能在五岁的时候拥有这种程度的魔力。”迪尔姆德忍不住低声吐槽了一句。

毕竟小樱眼下所拥有的魔力,可是自己本身的魔力加上法师职业的魔力、再加上装备额外带来的魔力。

别说是同龄人,就连成年魔术师都没有几个能够在单纯的魔力总量上与之相媲美。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完全被女孩吸引时,卫宫切嗣立刻抓住了这一闪而逝机会,用风衣遮挡住肯尼斯的视线,偷偷在枪膛内塞进了一颗起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抬起手扣下扳机。

轰!

伴随着枪响与火光!

这颗对于魔术师来说绝对是噩梦般的子弹从枪膛内喷射而出,径直飞向对手。

还不到零点零一秒的功夫,月灵髄液察觉到了危险,立刻从主人的魔术回路中汲取大量魔力,瞬间构成了一道防护墙。

由于之前已经吃过一次大亏,所以肯尼斯已经把自己身体里所有的魔术回路都跟月灵髄液链接到一起,以强化这件魔术礼装对于大口径子弹的防御力。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起源弹与普通的枪械子弹完全不同。

这玩意完全就是针对魔术师而制作出来的,根本不需要击中身体,只需击中跟魔术回路连接到一起的魔术礼装就能产生作用。

当起源弹与月灵髄液碰撞到一起的刹那,肯尼斯身体里的魔术回路瞬间发生了“起源”具现化。

简单来说,就是所有的魔术回路被强行切断,紧跟着又粗暴的重新连接在一起。

只不过这种链接并非是简单的修复,而是更接近于电路中的短路。

正常情况下,一旦被起源弹击中,魔术师的即死概率高达百分之百。

而且越是优秀且魔术回路多的魔术师,造成的伤害就越大。

至少在之前射出的三十七发起源弹,每一发都确实杀死了一名魔术师。

“哇!!!!”

没有任何意外,中弹的肯尼斯当场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并且张开嘴从口鼻中大量喷出鲜血。

与此同时,需要消耗魔力来维持的月灵髄液也当场崩溃,像普通的水银一样散落得到处都是,随后缓缓流回掉落在地上的容器里。

“主君!”迪尔姆德立刻冲到御主的身边,同时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盯着卫宫切嗣。“混蛋!saber和berserker说的果然没错,你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杀手,内心之中根本没有一丁点底线。”

“谢谢夸奖!”

一击得手的卫宫切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亲手解决了一个相当危险且麻烦的敌人。

“去死吧!”

愤怒的迪尔姆德挥舞着双枪冲了出去,试图将前方的卑鄙小人干掉。

可就在他即将的手的刹那,呆毛王突然挥舞着圣剑挡在了自家御主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