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并肩看风景(大结局)(1 / 2)

卢怡诩没死。

或许她不懂得一刀致命的法则,不知道要切中大动脉才能让她毙命。

或许她已无力气将伤口割再深一些。

或许她怕痛……

总之,她流了不少血,却不致命。

当时,撞门进来的人是叶雅人。

他扫视了一圈即刻了解到之前发生了什么。

“长安别怕,我在。”他说完迅速携伤者下楼,而我紧跟在其后。

巨大的动静终于惊醒了我的父母,他们正准备上楼,就与我们正面碰上了。

我妈看到卢怡诩的血透出枕巾,当场脸色刷白,幸好爸爸拥住她摇晃的身子。

我也来不及解释一二了,就说了句:“我们先送她去医院……不会有事的。有事我会打电话。”

我们送诊及时,卢怡诩经过医生的抢救,顺利脱离了危险。

她在病号床上饱眠后,悠悠转醒,在护工的照顾下缓慢喝下一碗粥,她未开腔说任何一句话,双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

病号房充斥着浓烈的药水味。之前不觉得,现在发现这气味刺得我头疼,我需要大量的洁净的空气充盈我的肺部。我转身推门出去,出了病房,四肢像是被抽走力气,双脚发软,我走不了了,只能靠着墙短暂休息。

“长安!”抬眼见到周斯远带着人匆匆赶来,周斯远扶着我的肩,声音焦虑,“你怎么样?”

“我没事。”我摘下他的手。

周斯远带来的人中,一个剃着平头的男子突然拽住我的胳膊,扯得我向前踉跄了好几步,他急急问我:“卢怡诩呢?她在哪个病房?快说!”

周斯远一把推开他们,怒斥道:“你们着什么急!”

“怎么能不着急,你明知道,我们必须赶在警察到来之前……”平头急吼吼的朝周斯远怒喊。

“赶在警察到来之前怎么样?”这时,有位青年突然靠近我们,大力拍上平头的肩……

确认过警号后,我相信了站在我面前的是真警察。

“方便聊几句么?”

即便是对方口中的“聊几句”,我也能感觉到他们设计的问题很细致且很密集。我如实回答他们的所有问题,并且同意之后,如有需要,也会配合他们调查。

从警察的质询问题中,我侧面了解到,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人,所做之事不止:商业泄密、蓄意伤人和私闯民宅……我隐约体察,我所知道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只是,背后那些故事,我无需了解,也无意窥探。

我只知道,法网恢恢,无人例外。卢怡诩也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与警察告辞后,我一出了门,就见周斯远脸色苍白地靠在墙上,他一见我,立即面露愧色,语不流畅地勉强解释:“是我爸,他派人私下去找了卢怡诩,让她有了了可乘之机……还有俩人被她刺了……对不起,我……”

我抬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周斯远,我现在,又累又困……那些事,还是不说吧。

我已经没有力气追究他是否遵守了承诺,以及他和周总之间是否有新的交易。我虽无道行,但也非稚嫩幼童,我当然知道——华美如周氏、如此庞大繁杂的家族式商业帝国,和睦融融、父慈子孝的鲜丽表皮之下,诱惑与陷阱一样多。卢怡诩只是被牵扯中的九牛一毛。

“长安。走了,回家了。”

走廊那头,叶雅人在喊我了。

他也回答完警察的质询,来找我了。

我急奔上前两步,拉住他的手,与他五指相扣。我们没有多言,只是手拉着手,并肩缓步下楼。

孩童时用小刀削铅笔,不慎会划破指尖,初始是不觉疼的,直到血珠成排凝结而出,大脑接收到了信号后才释放出“痛”的幸好。

害怕也是一样的。

直到此刻,我坐在叶雅人的车里,身体与精神无需高速旋转时,心惧才抵达。

明明天尚未大寒,叶雅人也开了车里的暖气。我仍然发现,我的双手正压制不住地在微微颤抖。

叶雅人发现我的异常,他将停车在路边,又将暖气调高些,这才用自己的双手包裹住我的手。

彼此体温相贴才知对差极大:

我的是冰冷,他的是慰暖。

“那时候,你怎么会来……”

慢慢的,我恢复了精神,终于有力气追问之前发生的事。我完全想不到,第一时间赶到的竟是他。

叶雅人眼皮重重一跳,显然,他同样是心有余悸:“懋中开车到一半就用手机打开了远程监控,发现摄像头黑了,他不放心就让我去家里看,我发现大门洞开着……”

“即便如此,从你家到我家,这么远的距离……”

我在心里计算着两地之间的距离。

“我没有回家。”

“啊?”

“送你回家后我没有立刻回家,而在你家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里坐着,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那天就是不想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