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大结局(1 / 2)

不知睡了多久,齐天赫轻拍着我的脸蛋,“小澜,醒醒。”

“让我再睡一睡。”我拨开他的大手。

齐天赫嘟囔了一句什么,我下意识的揉揉眼睛问,“怎么了?”

“你耳后真有一颗朱砂痣。”齐天赫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这有什么?”我不解他为什么小题大做。

齐天赫拨开我的发丝认真望着我的脸,“吴夫人找到这里来了,她说你是她的亲生女儿。”

“啊?!”我蓦地瞪大双眼,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画面,在后台吴夫人为我撩头发到耳后,莫非就在那时候……

“你要不要去见她?”齐天赫柔声问。

“要!”我斩钉截铁的说,“我要问问她为什么丢下我和小弟就独自逃跑了!”说完,我顾得周身酸痛,下地趿了拖鞋进浴室里洗刷。

齐天赫跟进来,倚在门边看着我,“你可能不知道她的背景,她娘家在澳门是大家族,这娱乐公司也只是吴总众多产业之一!”

我顿住手,一秒后又继续洗刷,然后去换了齐天赫为我准备的衣裙,挽着他的臂弯下楼去客厅。

吴夫人听到声音就起身,她轻搓着双手,有点紧张的望望齐天赫,再看着我说,“小澜,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齐天赫松开我,我却极快的拉住他,对吴夫人说,“他是我心爱的男人,我的事不用回避他!”

吴夫人咬咬牙,“好吧。”

三个人坐下来,我直勾勾的盯着吴夫人,“您叫什么名字?”

“方瑞华。”吴夫人在我面前说不出的局促,我把这称之为心虚!

“说吧,我听着。”我抱紧双臂,齐天赫不出声,伸手将我搂住。

吴夫人沉吟了几秒,“……那时候我跟我丈夫,也就是吴浩明,我俩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他很爱我,事事迁就着,我娘家人也把我骄纵得不像话,所以那次我跟浩明吵了架之后就独自去四川游玩散心,却轻信了一个女人的话被卖到了汪家村。”说到这,她眼眶红了。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以想像她那样出身的人被卖到我们村里头所吃的苦头!

“你那个所谓奶奶那张嘴最毒,她不打我可说的话非常难听,她和她儿子看得我很紧,生怕我跑掉了,我想过自杀的,想一了百了,可我发现我怀孕了,那就是你,为了你我才活下来的,小澜,你不是姓汪的,你是姓吴的!吴浩明才是你的亲生爸爸!”

我脑子炸了,“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吴夫人伸手来握着我,移坐近来一点,“我没有骗你,女儿,你听我说!我怕他们汪家的人发现我是怀着孩子被卖的,迟迟没敢说,装着认命的样子配合着他们才骗过去的,还好生下你之后,我忍气吞声没让他们察觉异样,他们逼我怀二胎,有了之后带我去外地躲避计生,我身体受不住了,经常腹痛可我也没说出来,结果生了个儿子出来也没有气息,我就顾不得了,向老汪跪下求他放过我,我是再也不要回去过那种生活的,没想到老汪居然答应放我走,我想着日后再回来找你吧,而老汪给的钱只够买到广州的火车票,我打了电话给浩明,他碰巧在国外出差,我俩约好了在广州见面,可当我出站后,身体太虚弱了,一下子晕倒在地,头部磕到石块,醒来时已记不起四川的事情。”

“你天方夜谭编故事啊?就只是记不起四川的事?”我甩开她,不相信她的话。

“这是真的,小澜要相信我!浩明赶到医院找我,去问医生怎会这样,医生说我的失忆是潜意识想遗忘最痛苦的事!就这样,浩明二话不说把我带回澳门去见父母,却只字不提是在广州跟我见面的,只说我玩够了就找他和好,隔没两三个月,他向我求婚,说会一辈子都爱我,我们双方家长都是知根知底的世交,我们两个人从小相识相爱,结婚就顺理成章了,后来还生了你的两个弟妹,直到一年多前,我忽然间头疼得很厉害,在四川的事渐渐又记起来了,浩明和我马上赶去冉义,可也不敢直接找上汪家村把你要回来,只托人打听你,谁知道那人问了人之后告诉我们,你离家出走下落不明!”

“那,我小弟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生的吗?”我结巴着问。

“不是的,我想,也许是老汪觉得要对他妈妈有所交待,然后从哪弄来的孩子带回汪家村的吧。”吴夫人说着,找出化妆棉来优雅的印印眼周。

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妇,实在难以想像曾被拐卖过!我看着吴夫人方瑞华,百感交集!

“我对不起你,小澜!”她边说边又流泪,等情绪缓和些了再说,“在会议室见到你,我直觉就觉得你是我女儿,再仔细问过你是从四川冉义来的,以及在后台看到你耳后的朱砂痣,我更加肯定你就是,喏,为了安全起见,我特意让游姐拿了你的牙刷和喝过的水杯去做亲子检测,你的确就是我和浩明的大女儿!”从包里拿出亲子鉴定书递给我。

我接过手看了看,事实就摆在面前,轮不到我否认。

丁豫这时走进来,低声禀报,“吴总到了,另外,顾妍打电话来说要见您,齐总。”

齐天赫皱皱眉,“人和证据都拿齐了吗?”

“齐了!”丁豫笃定点头。

“先请吴总进来,顾妍来了的话,你拖着她,等我信息再放人。”齐天赫吩咐道。

丁豫应了声,出来引进了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我目不转睛望着亲生父亲,感觉自己的双眼就是遗传了他的。

“瑞华!”吴浩明快步过去搂住爱妻,然后目光与我对上,“她就是——”

“她就是小澜,我们的大女儿!”方瑞华颤着声音说道。

吴浩明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我和你妈都对不起你。”

我急忙将脸埋进齐天赫怀里,不想让他们看见我掉眼泪!

“你妈她没错,一切都怪我!我不该因为一点小事就跟她吵架,以至于她——”吴浩明说不下去了,豆大的眼泪从眼眶掉落。

“呜呜呜……”方瑞华哭得不成音。

“好了,吴总,吴夫人,都别哭了,小澜知道你们也是不得已的,她是谅解的,她之所以从四川到广州来,就是为了寻找亲生母亲的,现在找着了,哪会不相认的道理。”齐天赫出声安抚他们。

我抬眼看了看他,他垂眼抚抚我脸颊,“小澜,跟亲生父母说句话吧。”

我看看坐在对面,眼巴巴凝定我的吴浩明和方瑞华,哑哑的开口说,“给我点时间,我会试着去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