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结局(1 / 1)

当时明月在 何阿真 2313 字 14天前

对于白若秋的离开,并没有在吴州城引起特别大的风波。她的消失,就好像是一颗投入大海的石子一般,于大海来说,实在是太不起眼了。可能对于吴州人民来说,最大的变动就是一夜之间,原本的洵逸楼便换了老板,成为了陆家的产业吧。但尽管是这样,也不过只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实在是不值一提。

秦宇对外故意放出消息,故意让刘芷岚等人知道当日在叶府那个被烧死的女人就是白若秋,自此,世界上便真的再也没有了白若秋这个人了。因为白若秋早就已经是一个消失在尘世间的人,所以即使是知道在叶家地牢中被烧死的那个人就是白若秋,可是却也没有人出面来为其送葬,何况,原本便烧的只剩了一把灰。

当听到白若秋去世的消息时,刘竞安正在洵山脚下的桃花坞——也就是白若秋的老家附近游历。当秦宇的手下将这个消息带给他时,他正坐在白若秋母亲的坟前。宋清凌知道消息之后,迟迟没有告诉刘芷岚,怕她会一时激动伤了胎气;方豫南当时还未离开吴州城,因此最早便赶到了叶家,却只见到了白若秋的骨灰与她从小便佩戴的一只玉镯。

对于白若秋的离开,大家都感到震惊万分,迟迟不肯相信这是真的。反观陆轩,依旧是笑面春风,仿佛人生之中从未有过这个人一般。即使是面对着方豫南等人的质问,却还能依旧笑着问,“不过就是死了一个女子而已,何必引得大家都这么的紧张呢?”

那段时间,陆轩过得越发的春风得意,与自己的夫人出双入对,好似一对神仙眷侣,外人无不羡慕。

白若秋依旧是坐在山顶,呆呆的看着远方,眼泪悄然落下,口中不禁喃喃,“陆轩,自我遇见你开始,便期盼能够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论是千山万水,还是刀山火海都为你闯过,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我的心意,一再的背叛我。即使我不害怕伤害,心却也是肉长的,一次次的割下去也会疼的啊!既然你如此绝情,那么我也不必再留恋。谢轩!你我自此今生来世,永无关联!”到了最后,几乎是吼着说出那句话。语气中却似乎充满了绝望与伤心,却又如此有力,随着风一直飘散在风中,久久未散去。

此刻的吴州城内,陆轩正在洵逸楼原来属于白若秋的那间房里坐着,无形中似乎听见了白若秋在唤自己的名字,不禁打了一个冷噤,立马站起身来,却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迈开自己的步子,久久才自言自语道,“是我糊涂了,怎么会再听见她叫我的名字呢!这辈子,她都不会愿意了。”说完便像是丢了魂一般的跌坐在软垫上,一直到了第二天天明才回到自己的家。

一晃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桃花坞因为白家而兴起最后也因为白家而销声匿迹在世人的眼中。只剩了一座宅子伫立在此,默默的似乎在诉说这里的故事。

而在那座宅子里,供奉着一幅画像,画上的少女,明眸皓齿,身形妙曼,笑起来仿佛天上的星星也黯然失色了。据说送来这画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独自一人在这里居住了三个月之久,临走时,留下了这幅画挂在了墙上。多年之后,才有人到这里来,命人将这幅画供奉了起来,并让其子孙要好好保管此画。

写到这里,萧沅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画稿,“终于写完了!”

“是啊,可是这结局,却始终不是我想要的这个样子。”唐静端来一杯咖啡放在萧沅手边,表情有些遗憾。

“这个结局却是不是很美好,但是往往越是有缺憾的东西才会越让人印象深刻不是吗?”

“你说,这幅画最后到底是谁送来的,又是谁让人供奉起来的呢?这会不会是一个人呢?”

“谁知道呢,婆婆和我们说得只有这些了,其余的也没有更多了。就先写到这里看看吧!”

“也好。也不知道我们所写的这个故事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

“谁知道呢,顺气自然吧!”

“也是,写了那么久了,今天终于写完了,好好休息一下吧!晚安!”

“晚安!”

窗外一片漆黑,只有一轮明月高悬,依稀间,仿佛有一个明眸皓齿的妙龄少女手拿着桃花,巧笑嫣然。

请记住本站: ur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