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欺剑(1 / 1)

楚歌邪动了杀心。

一出手便是万剑归一,隔空御剑!

他修的是魂相入器之道,万物皆可为剑。进阶圣境后领悟的第一个圣阶魂技就是隔空御剑。将魂相剑心融入剑中,心念所至,剑如灵凤,直取张潇的脖颈。

当的一声!

张潇横刀一挡,在电光石火的刹那,竟用刀刃封住了剑尖。

楚歌邪剑心一震,眉头微蹙,迅疾向后飘退拉开了与张潇之间的距离,皇者之剑却一转圈,又从背后刺向张潇的后心。

这一剑又快又毒,悄无声息,志在必得。

张潇目视楚歌邪飞退,阴神虽然受损,难以灌注真气操纵武器装备,但感知力并未受到影响,三丈之内不要说一柄飞剑接近,便是一只蚊?飞虫怀着恶意接近,也能立即觉察到。手腕一翻,背向身后,当的一下,又挡了楚歌邪一剑。

皇者之剑被一刀磕飞,直线上天,最后悬停在兄弟俩头顶上方,告诉旋转中,降下无数道凌厉剑意刺向张潇和三弟。

“你去追他本体,这剑分身由我来对付。”张潇举刀在手,‘五百载’在掌心转动,真气灌注下形成个屏障挡住对方剑意,吩咐三弟道:“不必逞能,自保为先。”

三弟化作金光直逼楚歌邪,一道白虹突兀出现,横亘在三弟身前,剑气勃发,气贯长虹。三弟躲闪不及,被剑气冲撞到,登时在当胸破开一道口子,身上金光大作,倒翻出数丈向下跌落。

楚歌邪咧嘴狞笑,“你体内藏了老夫十九道剑意,还敢在老夫面前逞强!”

张潇受困于头顶剑阵,不及驰援,眼看着三弟被他触发体内剑意重创跌向护城河。

水下是鲛人族的地盘,三弟掉进去必死无疑。

张潇无暇思索后果,心念一动,小秤砣立即放出精灵少女加贝兰。

一道流光掠过河面,负伤的三弟在落水前被捞起。加贝兰展开雪白羽翼在河面上飞过,忽然张口对河面发出一声锐啸。

水面顿时沸腾起来,几个鲛人族从水里浮了上来,趴在河面上生死不知。

“魔神余孽?”楚歌邪面色一变,又惊又怒,瞪着张潇,喝道:“你竟敢用魔神余孽参与人族内部纷争!”

“听不懂你放什么狗屁!”张潇趁着他剑心异动,剑阵出现刹那空隙的机会飞身过去,迎面就是一刀。

不是听不懂,而是装作听不懂。

所谓不知者不怪,不管这是多严重的错误,只要咬死了不知道便还有分说转圜的余地。

楚歌邪大怒,皇者之剑横在眼前挡了张潇一刀,“你以为装傻充愣就能蒙混过关?”

刀斩在剑上,雄浑的力道如长江大河绵绵不绝压向楚歌邪。

根本不是隔空御剑能够招架的,楚歌邪连忙招手拿回皇者之剑。张潇的短刀跟着宝剑也到了近前。

一寸短一寸险。

短刀追着长剑猛斩。楚歌邪一时间只有竭力抵挡之能。

“老子不傻也不愣,但就是听不懂你放的什么狗屁。”张潇一刀压制对方,得势不饶人,刀刀紧逼,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嘴上不停说道:“天大地大道理大,道理不如拳头大,拳头再硬也怕菜刀,看刀,看刀,看刀!”

楚歌邪穷于应付‘五百载’的锋芒,同时还要分心剑气与张潇发出真气所化的刀气抗衡,想要摆脱近身战斗的局面,却被张潇气机牵扯死死缠住。一举一动都在张潇的观察感知内。

“无极圈!”

楚歌邪手中忽然多了一只白光闪烁的金刚圈,扬手一丢,一道冷光直奔张潇额头砸来。

张潇甩头一躲,那无极圈在耳边呼啸而过,但迅即又飞了回来。回来的势头竟比来时更猛烈。张潇无奈之下只好收刀招架。楚歌邪就趁着这么一瞬的机会,飞退出张潇的攻击范围。

他退避的时候有天地间的叮叮脆鸣交相附和,那正是被张潇的刀从皇者之剑里斩出的所谓剑气。这是异人的时代,觉醒魂相点亮识海便是异人。而异人之所以强大,靠的是魂相与某种天地异力建立往来的关系。

万象自炁来,炁是所有天地异力的鼻祖,一切天地异力都可以冠之以气为名。

而在所有天地异力当中,剑气绝对是比较特殊的存在。它不属于构成世界的基础元素类物质,也不是风雷天象之气,它其实更像是天地间的一股锐意存在,特立独行于天地之间。它们是金之性灵,又是风之执念,有着极强的穿透力。故此,剑修类异人都有着强大的攻击力。

这些被张潇用刀震出来的剑气追随着楚歌邪的退避势头,宛如万剑认祖归宗,生死不离。

张潇感应到气机变化,心念一动,探手释出五道真气去尝试拉扯这些剑气,居然成功的扯住了这些锐意气机。于是立即得寸进尺,尝试用真气抓住充盈着大量剑气的皇者之剑。

这可有意思了。

楚歌邪生具剑意器魂,天赋便是与这些锐意真气建立沟通,修了一辈子剑气之道,到了圣境才练成的隔空御剑魂技。心之所至,万剑归宗,只要释出一道剑意去,便能控制天地间任何一把含有锐意之气的兵刃。堪称魂相入器的最高境界。

皇者之剑就是这么被他控制的。而现在,张潇能够清楚感应到剑气,并且能用自身的真气去干扰这些剑气的运动,以一种蛮不讲理的方式,强行与他争夺皇者之剑的控制权。

此时此刻,那些剑气于楚歌邪而言,就像悉心培养的女儿,一天天养大,终于亭亭玉立。而张潇的真气却像个外来的坏小子,与剑气情投意合,非要把它们从楚歌邪那边勾搭走。

气机牵扯是天地万物运转交流的大道,正如女人和男人交流的本能,老父亲们根本无力阻挠。

张潇的目的不是让皇者之剑展现威能如臂指使,只是单纯的用真气与楚歌邪的剑气纠缠,让它们变得不听话就够了。如果剑圣没有了随心而动的剑气,还算哪门子剑圣?